中国石油

天空彩票与你同行 > 新闻中心 > 员工文萃
予你一树繁花
打印 2019-03-26 16:09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
输送管公司  李蕾


  雨。三月的阳光下开始有湿润流连往返,在撑着伞的身影后静谧倾泻。那些愈来愈深的细节在我眼中,慢慢,模糊了离别的视线。

  我总是在目送你离开的幼小身影后保持着微笑,我知道,我们一起在梦里栽下的蔷薇,终究会开出一树繁花。所以我说,慢慢走,我的孩子,妈妈不着急,妈妈,在你身边。

  灯。如果你的心可以看见灯火,不要怀疑,某个地方一定有一盏灯为你在亮着,只为你一个人亮着,那是我为你捧起的星星。

  我从老师办公室出来,你站在门边,背着硕大的书包,低垂着头,眼睛里有泪水跌至地面。你要说话,我食指封唇“嘘”,拉过你的手一起走到学校外面。你把头埋进我的怀里,用不确定的悲伤语气说:“妈妈,我是不是个怪胎?”我怔愣了半秒继而大笑,我的孩子,你刚出生时彻夜啼哭我找不到因由抱你去就诊,年老的医生只一眼就说:“你们住在马路边吧,这孩子喜欢安静,是被吵着了。”你看,我们只是喜欢偷偷跟自己玩耍,这会让你看上去比较沉静而不是怪异。鹿有鹿的欢跃、熊有熊的稳健、鱼有鱼的沉默、鸟有鸟的叽喳,世界上没有相同的树叶,也不会有一模一样的人。

  言。总是在琐碎的时光里听见一种细小的声音,是你用好奇的目光审视着这个世界发出的质疑。

  我呢,坐在不远处,专注地观望着你,任你跑远再回到我身边。你气喘吁吁地说:“妈妈,老师不让问课本以外的问题。”我擦着你额头上的汗珠,慢慢笑,我的孩子,你可以全部来问我,我也有很多问题装在脑袋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,我们,可以一起翻阅资料寻找答案。

  传。远山古钟声绵绵,那是这漫长岁月沉淀出的厚重。你的语文卷子上面一道说说我们国家的重点文物都有哪些,让你空白了出来。我低头自省。

  当三千多年前的何尊与你隔着一层玻璃沉默对望时,尊面上镌刻着最早的“中国”二字,我看见你眼中闪烁出惊讶。再后来与你并肩排排坐,和你一起看:千里江山图的巨制杰造、各种釉彩大瓶的举世唯一、商鞅方升的以度审容、云梦秦简的为吏之道、云纹铜禁的警示酒诰……我的孩子,这些只是我们的沧海一粟,每一件文物的背后都有属于它们的前世今生,而它们是属于我们的,上下五千年的缩影。

  身。梦想的捷径只有一条,那就是坚持。这是我写过的字,你似懂非懂。

  我抬起我的手臂让你捏,你睁大双眼说是硬的。这就是妈妈没有停止锻炼的成果,在没有人强迫、没有人要求、没有人监视下的不间断的每天的坚持。因为我知道,运动对我是健康有益的行为,它会让我变成更好的自己,所以我坚持从没放弃,在你写作业的时间,就在咱们家的客厅。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,也希望你能看见妈妈的坚持。你嘟起嘴说:“作业真的很多啊!”我灿烂的笑,让你去拎我现在用的杠铃,结果你拎不动了。我的孩子,两年前你还能拎起它们,这就是力量的积累,它与学习知识一样,熟能生巧就会游刃有余。

  教。你看上去有些低落,因为同学的进口文具。我在三月微暖的春风里再次握住你的手,这次我要告诉你,我们有什么,在做什么。只是五年时间,你看,银幕上是我们的桥、我们的路、我们的车、我们的港、我们的网……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中国制造!“妈妈,红色的工作服,跟你的好像!”你在座位上惊呼,我握紧你的手说:“这是国家西气东输管线工程,红色的工作服是和妈妈一样名叫‘宝管人’的骄傲。”你看它们的颜色与国旗一样。我的孩子,你还有什么理由去羡慕进口文具。你仰起脸眯着眼睛,兴奋并且骄傲地说:“明天上课我要去告诉他,我有——中国制造。”

  梦。天光微亮时梦里翩跹出一朵早开的花,它在耳边低语,我知道,那一定是你盈盈环绕,在我最深的柔情里,牵动我全部灵魂的颤音。

  你的手放在我微凉的手中,你安静地笑小声地说:“我给你暖暖。”我扬起唇角,让它们划出美丽的弧度,拢紧手指,拉着你沿着我们天天走过的路,就这样一直走下去,把你所有的心愿紧紧贴在心底,为它们添枝加叶,等待它们,一树繁花。

2019-03-26 来源: 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