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石油

天空彩票与你同行 > 新闻中心 > 员工文萃
离别
打印 2018-12-24 11:59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宝世威公司  钟建勇

  回家一个星期后,又要启程了。老岳父说:“你这哪是回家看父母,分明就是旅游嘛”。确实,这几天除了办事情,就是走亲访友,和两位老人呆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八小时。前两天老岳父特意为我们杀的鸡都没机会吃,这不,明天就要走了,为了携带方便,晚上,岳父母两人忙了几个小时,把晒干的花生剥好壳,装了一马甲袋,然后塞进了行李箱。

  第二天,天还未大亮,二老就又起床了,把家里的一只老鸭杀了,炖上酸萝卜,听说可以去风湿。老岳父还从街上买来几斤肉,做香酥肉圆;一小块牛肉,炒牛肉丝。听岳父说,家里的都是黄牛肉,没打水,价格比上海还贵。一直忙到10点,菜烧好了,几大盆。尝了一尝,味道还不错,正宗的家乡味。岳父母一直劝我们多吃一点,到了上海再想吃这么有机的食物可不容易。奇怪的是,面对这些美味,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,胃口始终打不开。

  吃完饭,收拾好行李出发,天公不作美,下起了零星小雨。从住处到高铁站,打车六七分钟,走路大概二十分钟。我说:“打个车吧!”。岳父断然拒绝:“打什么车,你钱多,走路不挺好,又不远。”。我当然知道岳父不完全是心疼钱。

  天依然阴沉着脸,雨依旧稀稀落落地下着。路上除了川流不息的汽车和稀少的人群,就我们几个拉着行李箱外出的人。都说年底了,不管有钱没钱都要回家过年,而我们却要离家外出。一路无什么话,除了行李箱滚轮敲打地面的声音,敲得心里七零八落。就是说了无数遍的叫岳父母注意身体,少种点地。很快到了高铁站,人依然不多,不时看看时钟,看秒针一圈一圈不停地奔走,心里越发堵得慌,反而不知该说什么好,只希望时间跑快点,赶快结束这种煎熬。终于开始检票了,拉上行李,挤在人群里,岳父母看着我们,想说什么,嘴张了张,终究没说出来。过了检票口,鼻子没来由一酸,终究没忍住转身往后看了一眼,岳父母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往候车大厅外面走去。就这样,我们背对背走向自己熟悉的地方,不知何时才会相聚。

  都说离别是相聚的开始,可离别容易相聚难。高铁的出现,缩短了我们回家路程的时间,可仍然有千万种理由阻隔着我们相聚。我终于明白:父母子女一场,他们陪我们长大,我们却很难陪他们到老。
2018-12-24 来源: 责任编辑: